首页 >> 行业动态  

国外的养老模式

作 者: 来 源: 时 间:2018年06月09日     

从十九世纪中后期开始,发达国家就陆续进入了老龄化社会。目前,发达国家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已达22%。在长期应对老龄化的实践中,西方国家的许多养老模式值得我们学习和探讨。

家庭养老

   即老年人居住在家庭中,主要由具有血缘关系的家庭成员对老人提供赡养服务的养老模式。由于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具有较好的社会保障制度及家庭成员的独立意识比较强,老人大多不采用家庭养老方式,法律也不规定子女对老人负有赡养的责任和义务。但是,以东方文化为底蕴的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家庭养老仍占主体地位。

该种模式适合不愿意脱离熟悉环境且子女有经济能力、闲暇时间、照顾精力和照顾意愿的老年人。

居家养老

   即老人居住在家中,由社会来提供养老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它与家庭养老的区别是:居家养老服务的提供主体是依托小区而建立的社会化的养老服务体系,而家庭养老服务的提供主体是家庭成员。

居家养老模式将居家和社会化服务有机结合起来,使老年人既能继续留在熟悉的环境中,又能得到适当的生活和精神照顾,免除后顾之忧。目前欧美等发达国家接受居家养老服务的老年人的比例在80%左右。居家养老服务的主要内容包括基本生活照料、休闲娱乐设施支持等。居家养老服务的提供者主要有:居家养老服务机构、老年小区、老年公寓、托老所、志愿者。其中,老年公寓、托老所等是与其它养老模式相结合的产物。该种模式适合子女无暇照顾,有一定自理能力且不愿意离开原有熟悉环境的老年人。

机构养老

即将老人集中在专门的养老机构中养老的模式。该模式的优点在于通过集中管理,能够使老年人得到专业化的照顾和医疗护理服务,无障碍的居住环境设计也使老年人的生活更加便利;缺点在于容易造成老人与子女、亲朋好友间情感的缺失,而且成本较高。目前,西方发达国家有5%-15%的老年人采用机构养老,其中北欧大约为5%-12%,英国大约为10%,美国大约为20%。

西方发达国家大多对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实行分级管理。根据身体健康状态、生活自理程度及社会交往能力,老年人可分为自理型、半自理型和完全不能自理型三级,从半自理到完全不能自理再分级,日、德分成六级。不同级别的老年人入住不同类型的养老机构。主要有以下几类:养老院、护理院、临终关怀机构。

 

家庭养老、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主要养老模式。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一些养老模式:

1.互助养老:是指老人与家庭外的其它人或同龄人,在自愿的基础上结合起来,相互扶持、相互照顾的模式。它具体包括老年人结伴而居的拼家养老、小区内成员相互照顾的小区互助养老等很多形式。在德国,有很多老年人共同购买一栋别墅,分户而居,由相对年轻的老人照顾高龄老人。还有的地方安排了一些大学生和独居老人合住,由大学生照顾老人。瑞士也建立了很多“结伴而居”的“室友之家”。

2.以房养老

   是指将自己的产权房出售、抵押或者出租出去,以获取一定数额养老金或养老服务的养老模式。它通过一定的金融机制或非金融机制,将房产蕴含的价值提前变现,从而为老年人提供养老资金来源。

3.旅游养老

   国外很多老人退休后,喜欢到各地去欣赏秀美景色,体会不同的风土民情,从而在旅游过程中实现了养老。旅游机构也乐于为老年人服务,并通过与各地的养老机构合作,为老年人提供医、食、住、行、玩等一系列周到服务,使老人免除游玩中的后顾之忧。

4.候鸟式养老

   是指老年人像候鸟一样随着季节和时令的变化而变换生活地点的养老方式。这种养老方式总能使老年人享受到最好的气候条件和最优美的生活环境。美国的佛罗里达,日本的福冈、北海道,韩国的济洲岛都是老年人相对集中的“迁徙”目的地。

5.异地养老

   是遵循比较优势原理,利用移入地和移出地不同地域的房价、生活费用标准等的差异,或利用环境、气候等条件的差别,以移居并适度集中方式养老。如美国就建立了大量的“退休新镇”、“退休新村”,吸引老人移居养老。

6.乡村田园养老

   乡村的空气新鲜、生态环境优越、生活成本低廉。国外一些喜欢大自然的老年人退休后会选择在乡村的田园、牧场、小镇等地养老,每日养花弄草、游山嬉水,颐养天年。

 

欧洲养老给我们的启示

21世纪,人类将不可避免地经历“人口老龄化振动”,最直接、最突出的影响就是社会养老负担加重。解决老年人的养老和医疗问题,既是个人和家庭的头等大事,更是政府和社会的首要职责。世界上不同的民族、地区和国家,由于历史传统和发展条件不同,解决这个问题都各有各的高招。欧洲比我国提前100多年步入老龄化社会,是世界上“最老”的地区,在解决养老问题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之处。本文就欧洲养老保障新动向给我们的启示做以粗浅探讨。

国家由直接提供养老床位,向出钱让老人自己买服务转变,养老机构逐步由公办向私办发展

作为福利国家的起源地和典型代表,欧洲老人养老就是靠国家,通常不考虑自己应该做什么。在养老保障上,各国每年都要投入大量的人、财、物。以德国为例,仅2004年就在这方面花费了200亿欧元(据欧盟一份关于老龄化对公共财政支出影响的报告)。为了缩减日益庞大的养老经费,各国都在寻求更经济、更有效的路子。

荷兰正在探索建立一项叫care budget的老年人照料年金计划,老年人如果不要国家提供养老床位,便可领取一份照料金,自己去社会购买需要的服务。这笔费用每年人均50000欧元,只相当于国家用于养老床位开支的2/3。去年,全国共有85000人选择了这种方式养老,至少为国家节约了3.3亿欧元。

国家由直接供养老床位,转向发钱让老人自己买服务,不仅压缩了养老金开支,而且促进了私人养老企业的发展。在英国,最近4年内,私人控股公司已买断了全国90%的大型养老院的经营权;在西班牙,最近8年私人开办的养老院有近5000家,另外还有25个大型老年小区正在建设中,预计2010年底全部竣工。

我国现有的养老机构仍然是以公办敬老院、老年公寓为主,以私办养老机构为补充的架构。多数公办养老机构,完全依赖政府的扶持运作,每年要投入大量的人、财、物,经营缺乏活力,程度不同地存在高投入、低效益的问题。由于整个老年服务产业形不成应有的市场竞争,私办养老机构经营困难,公办养老机构服务质量难以提高。我们是否也可以采取某种形式,把每年国家用于养老机构建设上的资金,直补给需要的老年人,老年人拿着这笔钱从社会上购买服务,“钱从国家来,服务向社会买”,这样既可以确保国家补贴真正用在需要的老年人身上,又能在一定程度缓解国家投入不足的矛盾,还能强化市场竞争,促进养老产业健康发展,使老人有更多的余地选择养老机构和服务,花同样的钱办最好的事。

 

养老机构向开放式、多功能、个性化老年综合服务小区发展

在欧洲,老年人住养老机构,已不再单纯是为了找个提供生活照料服务的场所,更重要的是寻找生活快乐,提高生命的质量和品味。

在丹麦,目前最流行是自助养老小区(DIY)。在这儿,老人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约上老友,或是志趣相同的伙伴住在一起,一块儿钓钓鱼、养养花,共同建设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园,独享的公寓,共享的餐饮、花园,个性化的小手工艺车间、小农场等,老人们只要想到的,在这儿都能得到充分地满足,他们还可共同租用特别的照料服务,这种小区在哥本哈根郊区每月要1000欧元。

旧的养老方式的打破,意味着为企业创造了新的发展机遇。一些国际大公司已经嗅到了世界养老产业发展的巨大商机。一家大型投资(Sanyres Mediterrane)公司计划沿西班牙海岸建设大型养老小区,首期投资5000万欧元(6740万美元),将配套建设商场、剧院、医院、24小时安保等,每月费用在2000欧元左右,将于2008年正式开业,建成后不仅能吸引西班牙老年人,而且能吸引北欧国家众多喜欢阳光的老人。

我国现在的养老机构,一为计划时期延续下来的公办敬老院,主要服务对象是城乡孤寡老人,提供的是低水平的生活照料服务;二为近几年由公办医院改建的老年公寓,主要服务对象是城镇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除提供基本生活照料服务外,还兼具简单的医疗服务功能;三为近几年兴建的私办老年公寓,多数是利用老房子改建的,配套服务设施少,规模小、住地分散、各自为战,社会公共服务资源难于集约利用,由于不是专门为老年人养老而建设的,各方面服务条件都受限制。这种“笼养式”的养老机构,老人住进去不舒服,不到迫不得以的时候是不愿意住进去的,越来越不适应老年人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我国应该在鼓励引导社会兴办养老机构时,统筹兼顾,以超前的眼界,整合社会为老服务资源,设计规划大型、多功能、个性化养老小区,为老年人打造更为广阔的集生活保健、休闲娱乐于一体的空间。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大家正在看

首页 产品中心 招商加盟 资讯中心 全品医疗
收缩
  • 电话咨询

  • 0755-83569599
  • 值班手机

  • 招商经理-任经理
  • 1812395809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