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理知识  

养老产业启蒙时期的商业方向选择

作 者:全品源 来 源: 时 间:2015年05月18日     

第一,中国现在养老产业处在一个启蒙时期。

2013年71日民政部颁布《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和《养老机构管理办法》,以此标志作为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的元年。到现在将近两年的时间,各级政府出台了几十项养老方面的政策法规。各界都认为养老产业的春天到来了。但实际情况如何?民政部2013年发布的《发展统计公报》,在2013年底全国养老床位数将近500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的床位数是24.4张。回顾2008年到2013年这六年的数据,养老床位数从235万张持续上升到近500万张,但是收住老人的增长是比较平缓的。养老机构床位的空置率从200819%持续上升到2013年底的38%。在这样的环境下,民政系统把养老地产作为房地产开发的范畴,得不到民政的支持。无论从投融资、土地、规划,还是补贴,还是税收减免上,都没有实质的政策的支持。同时中国养老发展进程又处在未富先老和未备先老的政策中,政府公共政策是产业发展最重要的力量。产业处在一个焦灼期,也是一个启蒙期,可能在未来的五年,需要我们对投资者和消费者,以及政府公共政策有不同的认识和心态上的调整。

第二,启蒙期的商业方向选择。

充分考虑刚才说到的,未备先老和未富先老的两个因素,轻资产和重资产分离的原则非常重要,要分别实现财务的平衡。未备先老的碎片化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涉老产品和服务。另一方面是国家在老年方面的政策。未富先老也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国家总体经济实力不足,另外一个是消费者的支付能力不足。在这样的环境下,轻资产和重资产分离,不要因为轻资产服务业的经营风险去影响重资产的投资、收益的测算,也不要因为重资产在投资收益方面回收期硬性指标测算去影响轻资产服务的质量,这两项要分别计算,各自做财务平衡,才是这个产业的基本出发点。

第三,老年是没有界限的,客户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

假设人生只有18小时,从早晨六点出生,到夜里12点,大约18个小时。上午处在上学的阶段,下午是工作的阶段,从傍晚开始,实际上是进入准退休,进入老年阶段。傍晚以后,实际上是人的第三人生的开始。到底什么是老年呢?我们现在统计数字的标准是60岁,但实际上,现在城镇首领退休金的年龄是53-54岁,60岁是国际认定的老年人标准。75岁是我们全国人口的预期寿命。刚才杨教授也讲城镇的预期寿命是78岁,北京的户籍人口预期寿命已经到81.8岁,将近82岁。实际上80岁以上是护理型养老机构平均入住年龄。重新审视两亿老年人,特指60岁以上的人口,其中超过1/360-64岁的人群。如果去掉这个人群,现在人口实际上只有1.3亿。在2亿老年人中,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有4000万,完全失能的有1200万,失智老人将近1000万,80岁以上的老人2400万,把这些老人全部集中在一起,其实就构成了我们长照刚需老人的客群,对这个客群确切的数字我们可能无法准确统计,因为上述这三类人群,实际上是有重叠的。但是保守的估计,也有4-5千万刚需阶层。所以两亿老年人应该有5000万刚需阶层,有超过一个亿的健康老人,另外还有一部分,就是所谓的活力老人。我认为活力老人应该把他的年龄从60岁放宽到50岁,整个养老产业应该面对的市场,应该是50岁以上的中国老年人,约3.7亿。但是他们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对于活力老人,健康老人和刚需老人,我们应该针对不同的需求设计产品,提供相应的服务。

第四,养老机构。

我们不应该简单的讨论居家与机构的关系。刚才说到的这四类刚需人群,构成了我们轻资产服务的主要人群。但是,咱们国家养老机构目前的结构不太合理,护理院在养老机构的比例并不是太高,所以能够入住养老机构的刚需老人占整个刚需阶层的比例不会超过10%,超过90%的刚需老人依然是住在自己家里养老。所以对于咱们国家的“9073”政策,我认为一方面是考虑50-60这个年龄段的活力刚需老人,这样的比例以及上面对于“9073”入住机构的分析,可以看到居家的刚需老人可能是轻资产机构更大的市场机会。同时,关于补砖头还是补床头,以往民政的思路是建设补贴和运营补贴,那是补砖头和补床头,我认为应该是补人头的方式。在中国长照保险短期之内无法成形的情况下,是否可以有一个长照补贴,可能更有利于产业发展。所以我认为,不要以二元论的方式去讨论居家和机构,应该根据客群的分类考虑如何提供服务。

第五,重资产的机会一定不在机构。

全龄化社区概念下的小规模CCRC更具投资价值。现在我们机构的空置率已经到了38%60岁以上人统计机构数占比是2.44%,转换成65岁统计,这个比例已经到了3.75%。机构的发展我认为不是一味的增加数量,而是应该调整结构,让机构向护理型的养老机构去转换。地产在政策层面得不到更多的支持,我觉得为开发商也不要过多的期望于政策。做好适老化,做好养老建筑的常规化,常规建筑的适老化,是更现实的做法。最理想的是一个老年友好型城市片区,甚至是老年友好型的城市,就像周老师讲到的上天桥的问题,小区的停车和步行的问题,其实是在适老化和老年友好型的概念下,更利于老年人的生活。小规模的CCRC是介于居家养老和养老机构之间的产品,能够给我们的潜在客群更多的选择。对于活力老人而言,可能是旅居候鸟式的养老,对于健康老人可能是改善型的居家养老,对于刚需老人,是非机构互助养老模式。实际上是在居家和机构之间给老人一个更多的选择。

第六,养老产品的机会在于研发和销售,不在于生产。

得消费者得天下,客群定位非常重要。老年人首先是一个人,对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方方面面的都是有需求的。面向老年人的产业有四个特征:全息化、碎片化、专业化、微利化。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们不会有独立面向养老产业的产品,应该把适老化的元素放到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过程中,这是养老产品的一个方向。同时,客群定位也很重要,我认为在现在未富先老的状态下,老年人的支付能力不足,可能我们在这一个时期面向的客群定位应该是50后、75前,也就是40-65岁年龄段的人,让他们陪着父母慢慢变老,在他们父母变老的同时,他们也在等待自己变老。

第七,金融产品创新是养老产业发展的引擎。

解决消费者支付能力不足这个最大的痛点,将带来产业的变革。均衡养老金的三支柱体系才能构成一个产业健康发展的需求端。中国的现实情况如何?作为第三支柱,个人储蓄方面,因为国家医疗、教育的政策,还不是太完善,老人个人储蓄更多是用于医疗和教育。独立面向养老储蓄的准备现在是严重不足的。另一方面,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参保率只有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的2.5%,并且参保人员中一半是国有大企业,民营企业参保企业年金的非常少。作为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现在城镇职工的参保比例也不超过2/3,就是有超过1/3的未参保职工,其实他们今后的养老支付问题非常严重。我们的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养老金替代率从2000年的60%左右持续下滑到2013年的40%左右,也就是说退休前5000块钱的工资退休后只有2000块钱,这也是我们全国平均退休金的水平,仅仅够基本的生活保障。

所以支付能力不足对于整个产业发展是最大的一个痛点,能够去解决这个问题,为支付能力不足的两代人提供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可能是养老产业最大的商机,也会给整个产业的发展带来真正持久的动力。


面向老年人的产业的四个特征:全息化、碎片化、专业化、微利化。支付能力不足对于整个产业发展是最大的一个痛点,能够去解决这个问题,为支付能力不足的两代人提供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可能是养老产业最大的商机,也会给整个产业的发展带来真正持久的动力。

清华同衡养老产业专家委员会执行秘书长 陈首春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大家正在看

首页 产品中心 招商加盟 资讯中心 全品医疗
收缩
  • 电话咨询

  • 0755-83569599
  • 值班手机

  • 招商经理-任经理
  • 1812395809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