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动态  

养老金制改:已非远虑,而是近忧

作 者: 来 源:网络 时 间:2015年10月29日     

中金公司发布关于“社保制度研究之五”主题策略,对中国养老之困做了解读,中金认为,中国养老之困已非远虑,而是近忧。在当前基本养老保险体系之下,不考虑财政补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累计结存将于2019年消失殆尽。如果维持近年来的财政补贴力度,累计结存将于2023年消失殆尽。

对于中国养老之困的讨论由来已久,如今形势更加严峻,改革更加迫切。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已在2013年见顶。目前3个就业年龄人口抚养一个退休年龄老人,到2050年将变为1:1。中国目前37岁的人口年龄中值已经超过了发展中国家和中高收入国家,向发达国家和高收入国家靠近,但从人均收入来看,却达不到这一水平。截至2014年底,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3.56万亿,仅占2014年GDP的5.6%。不考虑财政补贴,2014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已经收不抵支,收支缺口为1,300亿,预算显示2015年的收支缺口将扩大至3,000亿。

根据我们测算,在当前基本养老保险体系之下,不考虑财政补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累计结存将于2019年消失殆尽。如果维持近年来的财政补贴力度,累计结存将于2023年消失殆尽。2014至2050年间城镇职工基础养老金累计缺口的现值为41万亿,相当于2014年GDP的60%,缺口主要来自人口老龄化和转轨成本(历史改革中未补缴的债务,26%)两方面。分阶段看,2023年前是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最佳窗口,在此之后,养老金收支情况将快速恶化。


四问中国养老之困

养老金缴存比例能否下调?中国28%的基本养老保险缴存比例在世界排名居前。如此高的缴存比例增加了企业的负担,不利于企业经营和投资,也限制了第二支柱企业年金的发展。企业缴存比例下调1个百分点,养老金缺口现值占2014年GDP的比例提升5个百分点。转轨成本是过去制度改革遗留的历史问题,若由国家承担,足以支持企业缴存比例下调5个百分点。

单一支柱,能维持么?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连续11年上涨10%,基本养老金的人均支出增速明显高于人均缴存,但是基本养老金几乎是目前中国退休人员的全部收入来源,显然单一支柱无法维系。发展企业年金应与降低基本养老金缴存比例,加大递延税力度同时推进。以美国为例,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金的结存仅占养老金总资产的10%,只占美国退休人员收入来源的35%。在建立多支柱体系同时,养老金待遇调整机制也应予明确。假设2016年之后,退休工资上涨幅度保持略高于物价涨幅,那么基础养老金累计缺口占2014年GDP的比例将下降30个百分点。

国资划拨是否可行?国有资本本应归全民所有,历史债务也多来自国企职工,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合乎情理,并能有效降低养老金缺口。如果把国有企业股权每五年划拨10%给社保,至2030年划拨至40%后保持不变,那么分红收益折现后相当于2014年GDP的25.2%,基本可以抵消转轨成本。

为什么需要延迟退休?我国当前56岁的平均退休年龄是在1978年时确定的,那时中国人口的预期寿命是65岁,而目前中国人口的预期寿命已经提升至75岁,延迟退休存在可行性。对比国际普遍65岁的退休年龄,我国的退休年龄偏早。假设明年公布提高退休年龄,2020年开始正式实施,每五年提高1岁,2050年平均退休年龄从当年的56岁提升至62岁,那么基础养老金累计缺口占2014年GDP的比例将下降33个百分点。

中金认为,2014至2050年间城镇职工基础养老金累计缺口的现值为41万亿,相当于2014年GDP的60%,缺口主要来自人口老龄化和转轨成本两方面。分阶段看,2023年前是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最佳窗口,在此之后,养老金收支情况将快速恶化。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大家正在看

首页 产品中心 招商加盟 资讯中心 全品医疗
收缩
  • 电话咨询

  • 0755-83569599
  • 值班手机

  • 招商经理-任经理
  • 1812395809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