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理知识  

“毒保姆”事件触目惊心

作 者: 来 源: 时 间:2016年01月16日     


仅仅为了早拿几千元工钱,就杀害风烛残年的老人,如此残忍和丧尽天良的行为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据香港《东方日报》援引内媒报道称,广州韶关45岁保姆何天带,为早点拿到工资,竟狠心用喂毒汤、针管注射毒物、绳子勒颈的方法杀死70岁雇主。此外,她还被指控早前在当保姆的一年多期间,用类似方法连环杀死另外9名老人。


何表示,她发现老妇并不是其家人所说的那么易照顾,其后便向家属提出,若工作几日老妇就离世,也要支付一个月的工资。她坦言,为了提早拿到工资,不惜狠下杀手。案发当日凌晨4时许,她将安眠药、杀虫剂、敌敌畏加进肉汤,喂老妇饮下,之后用针筒吸满毒汤,分别注射进老妇的臀部和腹部。两小时后见老妇仍未断气,再用尼龙绳勒其颈部令其死亡。


目前,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对何某提起诉讼,并建议法院在量刑时,应将这9宗犯罪事实一并予以考虑。然而在庭审中,何某却又改口称,并没有这另外9宗案件。目前该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另据广州日报报道,广州的一些家政人员介绍,毒保姆陈宇萍的花名叫“鸡萍”,也就是专门“执死鸡”(粤语意为捡便宜)。“凡是有生病的老人,她就专门抢着去做,为赚快钱。”多名受害家属认为,何天带与陈宇萍两个毒保姆来自粤北、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岗、作案时间相近、作案方式高度雷同。受害家属冯星认为,番禺一带就专门有这样的一个“执死鸡”群体,用这样的手段来赚快钱。“一日赚一个月的钱,一个月可以做十单。”事情发展至此,无论作为个案还是社会事件,都实在让人无法容忍!仅仅为了早拿几千元工钱,就杀害风烛残年的老人,如此残忍和丧尽天良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当今社会竞争激烈,生活节奏加快,人们压力剧增,子女忙于工作难以照护老人,请护工、保姆便成为家庭养老的主要方式。老人身心羸弱,自理能力差,需要全程陪伴,雇主希望质优价廉的保姆,但保姆希望工资高条件好,加之保姆低人一等的落后思想,不同的要求和观念导致需求双方出现巨大差异、请一个可心的保姆实在是难上加难,这也是“蛇蝎保姆”行走多户人家却无滞碍的原因。


你会选择家政养老吗?

一方面,传统的家庭观念,让不少老人认为住养老院是“儿女不孝顺,家庭不幸福”,不愿意选择前往养老院养老;另一方面,即使对养老院有需求,但往往养老院水平参差不齐,一些口碑好、服务水平高的养老院,又“一床难求”。


现状:老龄化现状下的养老困局


截至2014年底,我国老龄化人口已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并以每年1000万的速度增加。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的65岁以上老年人在总人口中的占比达到9.5%,推算2040年将达到22.1%。


随着中国老龄化趋势越来越严峻,养老问题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很多人担心,自己老后不仅不能老而富足、“优雅地老去”,反而可能因老致贫,陷入“银发贫困”的窘境。随着老龄化日益加剧,社会化养老产业的市场需求量也随之剧增,然而,公办养老院床位缺口巨大,“就近养老或需排队十多年”早已不是新闻,而家庭养老也面临很多困难。


据港媒报道,在内地,大多数公办养老院都是“一床难求”。如果要入住北京最火的养老院,排队时长竟然要100年。而在一些地方,一个床位的价格需要3万元,比在北京租一个普通公寓的月租还要贵。(香港《南华早报》)


根据2014年发布的《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全国养老服务机构每千名老人床位数仅为20张左右,远远无法满足老年人的需求。虽然供不应求,但不是每家养老院的情况都是这么“火爆”。报告数据显示,内地养老机构空置率平均达48%。例如在提供140个床位的安徽颍上县协和老年公寓,现在只入住了65位老人,入住率只有不到一半。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说,农村敬老院主要是为了五保老人设置的,但五保老人分布分散,而且很多老人还是倾向于住在家中,导致一些敬老院空置率高。另一方面,社会化资本的注入,虽然一直呼声很高,但大多都是雷声大雨点少。民营养老机构不断攀升的房租、人力等各项成本压力是阻碍其发展的重要原因,目前在大中城市,由于地价高昂,建造养老院的成本往往是惊人的,所以,民营养老院大多数是以租赁为主,由于房租高,所以一些养老院选址在郊区,但郊区交通不便,离老年人居住的环境、医疗资源比较远,对老年人来说他不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这又造成很多的养老机构空床率比较高。


未来:家政服务业乱象不少,前景广大

对中国很多家庭而言,家政服务是生活中绕不开的话题之一。然而,居民即便拿着钱,想请到称心的保姆还跟“买彩票”一样靠运气。技能参差不齐、难以“与时俱进”是雇主对家庭服务人员吐槽的主要原因。


乱象一:保姆“星级”随便定


梁女士是一名高级白领,由于工作忙,想找一名经验丰富、能住家做饭的“高级”保姆,做做家务,并给孩子合理地安排三餐。在宁波一家保姆中介所,负责人称其拥有的家政人员分一级、二级、三级、星级和金牌五个等级,不过星级保姆人数少,价格也不低,月工资4500元。双方谈妥后,梁女士支付了750元服务费就等着这位“星级”保姆上门。几天后,保姆上岗,可梁女士发现中介所并未按照合同要求给保姆购买保险和体检,而且这位“星级”保姆连最常用的营养餐都不会配置。再一细问,才知道该保姆虽然做了好多年保姆,但主要是做家务,经过简单的十几天培训就被评了星级。


乱象二:无证上岗、“传帮带”现象普遍


从雇主、服务人员关系建立的模式来看,有不少服务人员属于“传帮带”形式;例如,不少女士表示,自家的月嫂主要还是远房亲戚,这种方式请到的家庭服务人员的专业性、可靠性很难有保障。家住成都的赵小姐介绍,帮自己带孩子的保姆是丈夫家的远房姨妈,就是父母介绍来的。后来,她发现保姆带孩子的观念太陈旧,,但对方还算是长辈,她不想太过计较,何谈“严格要求”。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专业护理人才需求约为1000万人,但拥有资格者仅有约3万人,大多数只能依靠农村外出打工者。上海复旦大学的朱顺华研究员说:“中国的大学甚至没有福利相关的专门院系。培养人才还需要时间。”


同时,不少家庭服务人员的基本权益缺乏保障、缺少必要的培训。专家表示,其实家庭服务人员不仅要会做家务,还要懂得与消费者进行良好的沟通。双方如果在沟通上能加强,家庭服务人员主动理解并尊重消费者家庭的生活习惯,才会减少摩擦。


乱象三:行业监管一片空白


虽然家政行业涉及多个部门职能,但却没有相对应的监管部门。以广州市为例,记者联系了广州市人社局、广州市民政局、广州市妇联,它们均表示不是家政行业的主管部门,并不负责监管家政市场。


不过我们也应看到,乱象的背后,是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前景。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庭服务的对象已经不限于传统意义上的高端人群,对家庭服务需求也更细分。家政服务员、育婴师、营养师、家庭厨师、家庭护理员、医院陪护、高档家具保养员等各种家庭服务人员的需求都十分旺盛,人们对家庭服务人员专业化和职业化的要求也不断提升。


另外,我国家政服务人员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以上海为例,据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调查,目前上海家政服务人员数量超过50万,而有家政服务需求的上海家庭达到180万户左右。包括家政服务、育婴服务、营养服务等在内的整个家庭服务业,人员缺口都很大。专业家政服务平台发布的2014年中国一线城市家政行业全年大数据显示,北上广深四地市场普存供需缺口,其中四地老人看护缺口均大于其它工种。


近日,国家标准委批准发布《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对家政服务人员的级别划分、技能要求都作出了明确规定。实际上,各地也曾根据情况,分别出台过地方标准。但业内人士指出,想要进一步规范家庭服务市场依然任重道远。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大家正在看

首页 产品中心 招商加盟 资讯中心 全品医疗
收缩
  • 电话咨询

  • 0755-83569599
  • 值班手机

  • 招商经理-任经理
  • 1812395809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