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理知识  

中国养老:养老院床位空置与一床难求并存

作 者: 来 源: 时 间:2015年11月18日     


供给与需求的错位怎样形成?破除两难困境有无办法?养老院之外是否还有新的养老选择?本版今天推出“问诊养老院的空与挤”系列报道,用一线调查和权威解读,分析成因,寻求思路,以期有所借鉴。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目前养老机构床位空置率已经超过50%。在老龄化社会步步走近的今天,养老院却面临着拥挤与空置并存的结构性矛盾。


一边是一床难求,一边是床位闲置。

这几年,云南在大力扶持养老院的过程中遇到了尴尬:在城市里,这边是简陋的民办养老院越来越难收到老人,那边却是条件优越、服务周到的公办养老院需求不断;在农村里,那边是针对五保户的床位空置,这边是一些有养老需求的老人无法入院。


这种养老资源错配的情况是如何造成的?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城市养老院冷热不均,有民办养老院一年多没来新老人


11月初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昆明市寿康老年公寓。这家已经营业了17年多的民办养老院坐落在市区内的一个回迁房小区里。养老院规模并不大,在小区里租了个独栋院子,辅以简单装修,设有40多个床位。


“茨菰肉、小瓜、大白菜汤……”走进养老院的院子,一眼就能看见黑板上写着当日的菜单和值班护工的名字。老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楼的大厅里聊天。


养老院并不大,共收住了32位老人。院子的一楼和二楼都被隔成了密密麻麻的小房间,有的房间放下两张床后,就只剩下一条极窄的过道,仅能容纳一个人侧身通过。


“我这儿一方面离城近,老人的子女们探望起来比较方便,另一方面收费便宜,大多数人都能负担得起,所以现在入住率还能勉强维持运营。”说起经营情况,寿康老年公寓负责人桂天钢有些无奈,“但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再接收新的老人了。”


据桂天钢了解,昆明民办养老院目前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他告诉记者,在隔壁区一家120人规模的民办养老院,现在也才只接收了30多个老人,有大量的床位空置。


“我们这儿场地小,基础设施建设也不是很完善,老人们住进来,我们提供的地方也仅够他们看看电视、打打麻将。像那边公办的社会福利院,活动的场地很大,还配有专门的医生,想去的老人就很多。”桂天钢说。


桂天钢口中的福利院指的是昆明市社会福利院,下设有福利医院,有专供老人休闲锻炼的花园、操场,条件比普通的民办养老院要好不少。


昆明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李洪有告诉记者,以前,福利院对所有的老人都接收,老年公寓有120张床位对健康老人开放,但这导致福利院的床位非常紧张,排队申请等待的健康老人一度达到400多人。近一两年,为了更好地发挥福利院的托底职能,“我们基本只收生活不能自理和只能半自理的老人”。


标准的收紧,使得普通老人入住公办福利院更加困难。“根据我们对养老市场的分析,健康老人的养老方式还是应该以社区为依托,以居家养老为主。”李洪有说。


农村养老院,五保户住不满,空巢老人想住却住不进


与城市不同,距离昆明378公里的边陲县城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马关县,又面临着不同的养老困境。


马关县小坝子镇养老院是该县第一家设施配置齐全的养老院,也是文山州唯一的涉边养老院。该养老院实际建有床位24张,现有入住五保老人11人。小坝子镇镇长莫建东说:“农村的居家养老观念很重,让所有的五保户集中供养起来有难度。集中供养和农村居家养老在生活习惯上有很大不同,让一些农村老人很难适应。我们也去动员过,但一些五保老人除非身体不能自理了,不然就不会到养老院来居住。”


马关县地处边疆,是国家级贫困县。目前,小坝子镇养老院主要依靠入住人员的五保补助和低保收入以及部分财政资金支持来运转,这就导致了养老院无法向所有老人开放。


在小坝子镇,很多年轻人早早就外出打工,农村的空巢老人越来越多,这部分老人的养老成为很严峻的问题。小坝子镇社会事务办主任青代晶告诉记者,他们经常会遇到一些非五保的空巢老人来寻求帮助,希望能够住进镇上的养老院。


“我们现在的确有一部分床位空置。”青代晶介绍,“但现在全镇年满60周岁的老人有1000多人,一旦放开标准,养老资源的缺口还很大。”


莫建东说:“农村的养老情况相对比较特殊,生活能自理的老人通常都在干农活。我们还是鼓励身体能自理的老人居家养老,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多争取点财政投入,为老人们的养老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缺乏专业护理人员,89岁老人自己给自己打针


89岁的陈榛在入住寿康老年公寓之前,已经换过两家养老院。老人患有糖尿病,退休前在疾控中心工作。记者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为自己打胰岛素针。


“现在想要找一家好的养老院实在是太难了。”老人曾经在郊区入住过一个基础条件很好的养老院,“但那儿的管理人员极度不负责任,到了晚上就不见人,隔壁屋的老人半夜犯病,打电话也找不着人,吓得我赶紧搬了出来。”


“现在这个地方基础设施虽然差了点,但护工都还算负责。”陈榛说,“有条件的话,我还是想回家,或者换个更好的养老院。”


“那些养老院配套设施都不全,人多又杂,看上去很脏,我是肯定不会去的。”在家养老的唐大爷对养老院的态度很坚决。


“中国人的观念还是很传统的,尤其是我父亲这一辈,都讲‘养儿防老’。而且现在的养老院条件确实不是很好,我们把他送过去,是要被人骂的,我们自己也不放心。”他的儿子唐天说。


昆明市五华区老龄办主任闫洁介绍,基础设施不完善、管理制度不健全、专业护理人员的缺乏等情况在很多养老院都存在。


“老人们年纪大了,多少都会有些慢性疾病,很多养老院都无法承载老人就医的问题。”闫洁说,因为人力成本的问题,很多养老院请的护工都是农村来的,缺乏专业护理知识,只能对老人进行简单的护理。有些条件好的养老院收费标准又偏高,普通工薪阶层无法承受。“条件好的住不起,条件差的不愿意住。这是目前老人们选择养老院时面临的现状”。


而有条件进行专业护理的福利院也面临着问题。“医养融合是未来养老模式发展的趋势之一,但是现在我们的从业人员待遇太低,今年我们下属医院招聘医生9人,结果6人参加考试,最后只招到1个人。专业人才的缺口太大了。”李洪有说。


“要把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结合起来,不是只有建养老院才是叫做发展养老事业。”闫洁曾经走访多地,学习各地的经验,她跟记者介绍了目前各地的一些先进做法,“一些地方在社区建立了养老中心,每个社区都有助老员。这些助老员会定期上门为社区的老人服务。我们现在也在尝试依托社区,建立老人们的日间照料中心。”


“虽然都说养老产业是朝阳产业,但要想真正满足目前的养老需求,光靠建养老院,增加床位,培养护工是不够的,只有不断创新多种形式的养老模式,才能满足目前的市场需求。”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大家正在看

首页 产品中心 招商加盟 资讯中心 全品医疗
收缩
  • 电话咨询

  • 0755-83569599
  • 值班手机

  • 招商经理-任经理
  • 18123958099
 

关闭